争议声中的民间救援:两位蓝天救援队员命陨白马山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丹2019-09-13 08:06:19
浏览

  这场事故原本可以避免。

  8月23日上午,中央气象台发布台风黄色预警,提醒公众台风“白鹿”将于周末登陆华南。预警信息后面紧跟着几条防御指南,最后一条写道,“相关地区应注意防范强降水可能引发的山洪、地质灾害。”

  预警发布的前一周,郑元琴所在的驴友群约好了一场户外活动。群里的24名驴友计划从深圳前往惠州白马山溯溪,时间定在了8月24日,那一天是星期六。

  在周边几座城市的户外圈子里,白马山是一个热门目的地。它的海拔超过1200米,除了“险”之外,水也很有名。溪流从山顶一路冲下,在断崖处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水潭。天气好的时候,潭水泛着青绿色,石缝间的小鱼清晰可见。溪谷的更高处,还有一座水库。

  看到台风预警后,驴友群里曾讨论过要不要取消行动。郑元琴回忆,当时有人找来了卫星云图,大家分析后觉得没问题,“当天去当天回,应该遇不上台风。”

  设想的时间安排,最终因为一名驴友意外坠崖受伤而打乱。天色暗去,仍有17名驴友被困在溪谷中。而台风,很快就要在周边城市登陆。

  接到求救信息后,附近的几支救援力量连夜赶往救援。25日1时50分,四名深圳蓝天救援队队员率先找到伤者。连夜冒雨转移走伤员和被困驴友后,35岁的尹起贺与44岁的许挺秀没能来得及撤离,两人被突然而至的山洪卷走,不幸牺牲。

  台风过去了,但舆论场的风暴仍未休止。有人称赞两名牺牲的救援队员是“深圳英雄”,也有人认为牺牲是救援不专业的结果。更大的争议,在于两人算不算“英雄”,应不应该被认定为见义勇为和烈士。

  

争议声中的民间救援:两位蓝天救援队员命陨白马山

  许挺秀的遗体被发现的地方。新京报记者 祖一飞 摄

  暴雨将至

  如果不是正好在惠州,尹起贺、许挺秀或许不会出现在白马山上。深圳蓝天救援队队员雨寒称,事发当天,她和尹,许等三名队员在惠州做技术交流。结束了一天的任务,刚要吃晚饭的时候,一条求救信息从手机里弹了出来:白马山有人坠崖受伤,推测多处骨折,另有十余人被困。

  “当时我们以为这就是一个普通救援,因为信息比较少,报警人只告诉我们有人受伤,没说环境是什么样的。”快速整理好装备后,四名队员分乘两辆车前往白马山。一路上,他们忙于研判当地地形和对应的救援方案。

  讨论间隙,许挺秀提到,完成这次任务后她打算去升级潜水资质。几人约好,到了年底就一起去国外潜水。对他们来说,即将面对的救援行动不过意味着“要干活了”。

  24日夜里十点多,四名队员在山脚下与两名先行撤出溪谷的驴友汇合。简单沟通后,四人开始沿着溪谷向上搜寻。雨寒发现,从溪谷上去的路并不好走,“悬崖比较多,路也比较陡。”

  三个多小时后,四名队员到达伤者所在位置。见到身穿制服的救援队员,驴友们很激动,“你们终于来了。”这之后,双方之间的气氛有过几次波动。雨寒回忆,队员在处理伤口时,被驴友指出包扎不戴手套“不专业”。他们只好解释,医疗包里原本有手套,打开后才发现找不到了。除此之外,伤员应该立即送下山还是转移到安全地带等天亮再下山,双方也产生过不同意见。

  

争议声中的民间救援:两位蓝天救援队员命陨白马山

  8月25日上午,救援队员在转移受伤驴友。受访者供图

  上山后不久,白马山上下起了小雨。后半夜,雨点开始变大。雨寒不敢停下动作,她已经出现了失温的症状,“一停下来就全身发抖”。救援全程,四名队员始终淋着雨,全身上下早已湿透。

  25日凌晨三点多,在深圳公益救援队、惠州户外公益救援队等民间救援力量和当地消防的协作下,伤员被转移到卷式担架上固定好。在两条绳索的辅助下,担架顺着搭建好的通道,沿着崖壁一点点挪下山。

  天亮之后,雨势更大了,“雨点像砸在人身上一样”,天色一度暗了下来。

  下撤到山底后,负责护送伤员的雨寒和阿彭并不知道另外两名队友的情况。清早时分,他们就已经分开执行任务。由于悬崖落差大,且雨后崖壁湿滑,需要使用下降器才能安全下撤。尹起贺、许挺秀两人选择留在溪谷中,手把手地教驴友使用下降器。

  郑元琴回忆,十几名驴友一一学会使用器械再慢慢下撤,总共耗费了至少三个小时。她是最后一个撤离的驴友,因为恐高,站在石头上迟迟不敢下去。尹起贺一直在安慰她,告诉她别怕,叮嘱她身体往后挺,抓牢绳子慢慢下。“他说我做得很好,比他第一次还要好。”前半截,得到鼓励的郑元琴下得很顺利。抬头的一瞬间,郑元琴看到尹起贺身体后仰,使劲拉着自己手中的那根绳子。

  下降到一半的时候,意外出现。郑元琴发现锁扣卡住了,她再怎么尝试,也没办法让绳子往下滑。发现这一情况后,原本站在低处接应的许挺秀很快爬了上来,她解开自己身上的U型锁,换掉了郑元琴身上卡住的锁扣。

  “当时她就在旁边,安慰我别怕,让我坐到她腿上一起下。”看着眼前“瘦瘦小小的女子”,郑元琴觉得这样做不可行,坚持要自己下。在许挺秀的贴身保护下,她终于撤到悬崖下的平台。

  消失在山洪中

  落地之后,脚下水流很急,郑元琴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落脚点,领队冲她吼,“你快点,再不走今天就把命丢到这儿了!”“这一下把我吼醒了,我才反应过来情况已经很危急。”

  领队从溪谷一侧的悬崖处开路,硬生生地爬上了山林,再用扁带将郑元琴拉了上去。留在溪谷里的,只剩下尹起贺与许挺秀两个人。

  爬上山林后,郑元琴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溪谷成了一道“白练”,原本能站人的大石头全部被水淹没,巨大的水流声响彻山谷。但她不知道的是,留在最后的尹起贺与许挺秀已经消失在山洪中。

  

争议声中的民间救援:两位蓝天救援队员命陨白马山

  白马山溪谷航拍图。受访者供图

  发现有队员失联,深圳蓝天救援队和其他救援力量再次展开搜寻。但25日当天,始终没能发现两人的踪影。

  雨寒一度相信队友还活着。大家在山上来回搜索了好几遍,找到了尹起贺的一只鞋和一件上衣,上衣没有破损痕迹,雨寒认为是队友故意脱下衣服,给搜救的人传递信号。

  8月26日中午,坏消息传来,许挺秀的遗体在溪谷中被找到。她卡在了几块石头之间,手腕等部位已经扭断,头部也有很严重的伤口。

  27日中午,几名蓝天救援队员在一处悬崖下的水潭里,发现了尹起贺的遗体。队长傻旦说,以前救援的时候,整个队里连队员受轻伤的情况都没有出现过,这次一下失去两名队员,队里很多人情绪崩溃,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