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长城站首任副站长张青松:报国平生志 南极不了情(2)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丹2020-01-16 11:09:18
浏览

  在南极科考站的每一分钟都弥足珍贵,张青松对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格外珍惜。他盘算着距离戴维斯站的夏至还有36个极昼,他必须充分利用好这段时间,才能把夏季考察任务赶完。同行们发现,这位44岁、全科考站最年长的中国大哥俨然是位拼命三郎,每天忙着外出考察,开挖剖面、采集标本、布设冰缘地貌测阵……每天常常工作超过18个小时。

  南极进入漫长而严寒的冬季,中国大哥终于不再像夏日那样一刻不停地忙碌,他除了做自己的工作之外,还乐于助人,时常给别人打下手。在此过程中,他认真观察、努力钻研,学习科考站建站的知识和管理运行的方法。他的英语交际能力这时已得到很大提高,可以轻松自如地与大家交流。开朗的性格、彬彬有礼的举止、乐于助人的精神使他深受大家的喜爱与尊敬,这也使他产生了做戴维斯科考站“和事佬”的念头。

  澳大利亚南极考察站历来有打群架的“传统”。张青松决心凭借全站老大哥的“地位”和与各方建立起的良好关系,再结合做思想工作,努力劝和。于是,他利用一起外出考察时机,与相关队员谈心,诚恳地分析双方矛盾症结所在,讲解结怨冲突可能造成的糟糕后果,劝说其努力消解心中的不愉快,试着与对方和解。和则两利,斗则两伤。他找机会做站长、副站长的思想工作,鼓励他们展现出和解姿态。

  机会终于来了,11月16日是中国大哥的生日,戴维斯站举办庆生宴会,大家都来参加,气氛欢庆热烈。或许是有感于中国大哥之前的苦口婆心和金玉良言,站长、副站长和多位科考队员在宴会上纷纷发言,在送上祝福的同时,做自我批评,展现出诚恳的和解姿态,并承诺要按照中国大哥所嘱,努力工作,不打架。张青松喜出望外,与大家频频举杯,干了两瓶朗姆酒。张青松做和事佬的事迹受到澳大利亚南极局局长的点赞,他当面赞扬其是“一个不是站长的站长”。多年之后,张青松回顾这段经历时,还忍不住感叹:思想工作真管用!

  雪野“长城”

  1984年11月20日,上海黄浦江畔国家海洋局东海分局码头,清风拂面,水波荡漾。新检修过的“向阳红10号”远洋考察船和海军“J121”打捞救生船起锚,缓缓驶离,驶向太平洋。在接下来的近两个月航程中,他们将穿过赤道进入南半球,再从东半球进入西半球,经南美洲大陆最南端的合恩角进入大西洋,而后横渡德雷克海峡,进入乔治王岛麦克斯韦尔海湾。张青松和众多科考队员们一起站在甲板上向码头上送行的人群挥手作别,这是他4年之内第三次踏上南极之旅。与之前作为客人和合作伙伴到访别国南极科考站不同,这一次他作为中国自己科考队的成员赶赴南极,完成中国第一座南极科考站——长城站的建设任务。作为有南极科考经历特别是第一个在南极越冬的中国科学家,张青松被委任为本次南极科考的副队长,协助队长做好相关统筹协调工作,带领这支52人的南极考察队,赶赴乔治王岛。

  12月27日,科考队顺利通过德雷克海峡,进入乔治王岛近海海域。这里是南极大陆边缘的海湾,没有抗冰能力的中国科考船较容易抵达,在此建设永久科考站是中国当时最现实可行的选择。

  对科考队而言,接来下最紧要的是选择具体的建站位置。科考队之前已预选了一个地方,但是大家赶到时发现,该地已被乌拉圭科考队占据。面对意外情况,科考队该做何选择呢?科考队队长和总指挥认为,应该坚持之前的方案,仍在预选区域建站。这就意味着必须与乌拉圭科考队分享该区域。张青松根据自己长期从事地质地貌研究的专业背景和在南极科考获得的知识和经验,提出不同意见。他认为,预选地登陆困难,地质地貌条件差,场地相对小,架设通讯网和气象观测站困难;此外,与乌拉圭科考队分享该地容易造成纠纷,不利于将来开展科考工作。他在判读航空照片和实地考察、取样分析基础上提出备选方案即菲尔德斯半岛东岸区域,他认为该地条件更佳。

  为了解决分歧,推进选址科学化,为中国南极科考事业发展负责,科考队充分发扬民主。张青松征得领导同意,召集科考班、通讯班和“向阳红10号”副船长,以及大洋考察队金庆明队长,就选址问题开会讨论,大家一致支持张青松的观点。他的选址建议最终为科考队临时党委所接受并报请国内批准。事后证明,这的确是一个科学而富有远见的选择,为之后的科研工作的开展及较大规模的改扩建预留了足够的空间。

  对选址之争和自己在关键时刻力陈己见的勇气,张青松显得很淡然。他说,自己只是尽到一名科学工作者应尽的责任,科学就是要求真,科学家就是要敢于坚持真理。在长城站选址问题上,他就事论事,无任何私心杂念,不是为了个人抢风头。对科考队临时党委当时的表现,他由衷赞赏,面对争论,临时党委坚持国家利益至上,尊重科学,既充分发扬了民主,又审时度势地坚持了统一,是完全正确的。

  选址之争只是本次南极科考和建站中一个短暂的插曲。若干年后,时过境迁,除了当时的主要参与者之外,似乎很少有人能记起来,众多关于长城站和中国南极科考的记述对此也鲜有披露。现在来看,这场争论见证了在中国南极科考发端阶段,民主决策、科学决策的过程,见证了一位科学家在此过程中展现出的精神、勇气和作出的突出贡献。

  张青松的勇气和贡献还体现在接下来的艰苦建站过程中。12月31日,南极长城科学考察站的奠基典礼隆重举行,辞旧迎新之际,科考队开宴庆祝,两艘船上充满了欢庆氛围,但是刚刚被任命为长城站副站长的张青松却显得焦灼不安,他深知南极夏天转瞬即逝,天气复杂多变,建站必须与时间赛跑。于是,他3次主动请缨要求登陆搭建帐篷,为修建码头、转运建站机械和物资做准备。他获准带领18名队员连夜登陆目标区域,搭好一顶顶帐篷,第一个“中国南极村”成型。此后,天气突变,风急浪高,码头建设频频遭遇险情。48岁的张青松与科考队的海军战士并肩战斗,参与码头建设和抢险。糟糕的是,他在一次码头抢险中,被钢索绊倒,胸部撞在水泥墩上负伤,被转到海军“J121”打捞救生船进行X光拍片检查,被查出两根肋骨封闭性骨折,需静卧修养两周。建站关键时刻,分秒必争,哪里能休息那么久,他3天后就又投入了战斗。或许真的是因为身体底子好吧,他就这样与大家一起高强度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