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撸”电商的“吃货”群:面向学生收徒,有的提供造假服务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丹2019-12-04 09:05:35
浏览

  专“撸”电商的“吃货”群:面向学生收徒,有的提供造假服务

专“撸”电商的“吃货”群:面向学生收徒,有的提供造假服务

  QQ群内的吃货秘诀。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庄岸 图一个被称为职业“吃货”的群体,活跃在“撸口子”界。他们的特点是,在收到商家寄出的货物后,申请“仅退款”,以各种理由“威逼”商家退款,吃掉货物。

  澎湃新闻()通过采访多名受害商家,并卧底多个QQ吃货群发现,职业“吃货”撸的“口子”,往往就是电商、外卖等互联网平台基于诚信原则,为维护市场秩序而设定的有利于买家的规则。

  职业“吃货”相比职业索赔而言不需要本钱,也不需要太多专业知识,被称为“0撸”。如今,这种无门槛的撸界“新力量”,还发展出教授“吃货”方法以及售卖个人信息、制造假证的黑灰产业链。

  而行走在触法边缘的“吃货”群体中,很大一部分为00后在校学生。各种撸货、教学链接,如同病毒一般,在QQ群的世界中拉人、上车、退款、吃货。

专“撸”电商的“吃货”群:面向学生收徒,有的提供造假服务

资深玩家讲述自己的撸界人生。“黑道保护费”

  双11过后,在电商平台开店卖日用品并有满意销售量的卖家洋洋(化名)高兴不起来。因到现在她还在陆陆续续处理“仅退款”的申请。这些申请加起来有一二十个。与“买家”沟通后,她意识到她正遭遇职业“吃货”。

  她记得,不妙最开始发生在双11刚过的一天深夜,“一个二星小号上来跟我说,经过观察,他已经注意到了我店铺销量不错,要我给他一笔钱。如果我不给,只要他一招手,我的商品链接就保不住。”洋洋说,“就像黑道上收保护费的感觉。”

  洋洋并没有搭理对方的“无聊”诉求。而对方只丢了一句话,“老板尽管发货,我来吃。”

  接下来几天,洋洋发出去的商品突然收到了13个“仅退款”申请。这些仅退款申请,理由有假冒品牌、质量问题和其他。这让洋洋感到很意外,“卖了几年,平均每个月的退款申请才一个,怎么突然冒出一批来了?”

  洋洋说,她店铺销售的杯子,是她从正规商家处购买的某知名品牌。与产品的官网价相比,她赚的是能进到货的信息差价。

  澎湃新闻注意到,洋洋所在电商平台上,在已收到货的情况下,申请“退款”的原因一共有10项,除了上述三类,还包括拍错/效果不好/不喜欢、尺寸不符、做工粗糙/有瑕疵、颜色/款式/型号等描述不符、卖家发错货、收到商品少见/破损/变形等。

  “他们所谓的把柄是,我无法提供官方授权售卖证书或者产品的质量检测报告。”洋洋说,她自己本身也是买家,显然无法提供。她要求对方把货物退回她再退款,但对方口气很硬,“货不会退,你懂的话,就把款退我。你不退的话,我有各种方法投诉你,向平台、消协,投诉你产品质量不合格。”

  三天之后,不肯妥协的洋洋遭受“灭顶之灾”——她的商品链接被下架了。

  洋洋只好从上海赶去杭州,到平台总部“讨说法”。经过与平台工作人员交流,洋洋得知,她的商品因短时间内遭受大量投诉被系统紧急下线。通过提供详细单据,洋洋的商品链接已经恢复,但店铺链接被下线、资金被冻结、为证明合法销售而付出的时间精力成本等等,这些无形损失已经无法挽回。洋洋说,她听说有不少卖家在遭遇她这样的情况时,一般选择妥协。

  通过梳理与这些退款买家的聊天记录,洋洋发现,自己遇上的是一群力量强大的职业“吃货”。双11之后那天,来的是“大的”,“他是要钱”。现在退货这批是“小的”,“他们是要货”。“小的”的背后,是被组织起来的羊毛党,而“大的”则是其中的“高管”、“领导”。

  洋洋的遭遇并非特例,2019年9月17日和10月9日,B站UP主雷雷(化名)也讲述了他类似的经历。他在电商平台上卖“好货源”耳机,由于售价比官网便宜一半多,他被职业“吃货”盯上,称他的货肯定是假的,要求他退钱,不退就让他店铺“死链接”。

  雷雷想不通,“一个耳机就挣你几十块钱,你们骗人家几万块,良心不痛吗?”他将与“吃货”沟通的全程录了下来,对方竟然说,“我给个群,我教你撸。”

专“撸”电商的“吃货”群:面向学生收徒,有的提供造假服务

QQ群内的吃货链接。“一切皆可撸”

  通过一条线索,澎湃新闻记者一共加入了十余个吃货网络群。在这些群里,一个活跃的“撸口子”世界被充分展示。

  这些群的人数少则八九百,多的接近3000人上限。群成员来去自由,发言的主要是“管理员”。管理员展示着各种“撸”来的战利品,如一后备厢的鞋子,一堆棉服、外套、裤子等等。群内不断发送的“自取链接”,除上述物品外,还有袜子、内裤、书包、鞋子、耳机、充电宝、帽子、斜挎包等。总之,“一切皆可撸”,一名管理员说。

  管理员会不时晒出自己手机中的商家退款记录情况,以显示随撸随得的强大实力,并配语音,“钱就是这么容易赚”。有的甚至将自己的QQ空间链接发上来,上面图文展示的下方特意标明,某电商平台“‘仅退款’下的三星Galaxy A8s(黑色)”。

  管理员展示这些的目的,是为了收徒弟、表弟。“收徒弟原价588元今天特价288元,表弟原价688元,今天特价388元,还送一箱胃动力。”一名管理员称。徒弟、表弟有兴趣,“群领取一天0撸200+思路”。

  在“吃货”撸界,撸商品叫“上车”,撸到叫“下车”,没撸到叫“翻车”,甚至还有“修车”。

  在几个人数接近满员的群,为体现“师傅”的实力,管理员还会发一些文档。如某平台《10倍赔偿》、《饿了么赔付思路》等。这些吃货方法对不同平台,有不同“撸法”。

  澎湃新闻打开一个《吃货详细教程》,“吃货”按现在玩法和老方法还分成了两类。现在的方法,包括“找(店铺)价格欺诈,比如(店铺说)最后一天,现在下单多少价钱,好评返现,明天恢复原价,(如果没有恢复原价)就是价格欺诈。”

  “教程”还罗列了所用到的法条——《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十二条,称法条的涵义是“违反诚实信用原则,违反公认的商业准则,是一种严重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老方法“吃货”,与洋洋和雷雷所描述的相似。这种双11之前使用的方法,现在已经是过时的了。“首先确认什么牌子有Logo,凭证要足。套话(套牌子);差价(货号相同价格不一样);瑕疵(正反侧Logo颜色,气味、做工,开线,线头,溢胶);二维码;打链接干风险;发票一类,叫卖家拿授权进货小票一类,找客服举报要求下架商品。”

  该方法最后还总结:“证据越足,下车越稳。打不死链接就是证据不足,一些傻X举报话术就和闹着玩一样,说半天讨好小二的话,重点一个没有,一个瑕疵说一堆屁话没什么用。”

  澎湃新闻注意到,“打链接干风险”是“吃货”群体的高阶黑话。

  另有吃货群文档解释《什么是风控》。“风控就是此商品涉嫌风险,被强制下架,显示此商品不存在,举报风控商品有几点:1、假货 2、商家刷单 3、虚假交易。退款秒退。”

  澎湃新闻发现,本是保护买家权益,防止卖家售假及不诚信行为的平台规则,却被“吃货”们充分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