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 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丹2020-01-14 23:21:30
浏览

  《国家监察》第三集:这位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14日晚,反腐专题片《国家监察》播出第三集《聚焦脱贫》,展现了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深入推进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全面加强对扶贫领域的监督,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坚强保障。

  本集详细披露了陕西省原副省长冯新柱的落马细节。值得一提的是,冯新柱是首个被通报扶贫不力的“老虎”,释放出中央严肃查处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的鲜明态度。

  此外,这一集还介绍了去年影响极大的安徽阜阳“刷白墙”事件,通过还原现场、聆听百姓声音,让人真切感受到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之害。

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 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冯新柱和老板们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冯新柱,陕西省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2018年初被立案审查。

  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被放在了开头的醒目位置。

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 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片中披露,冯新柱在脱贫攻坚上出问题早有征兆。2015年4月他升任副省长后,主管扶贫等方面的工作,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冯新柱一开始对扶贫工作不上心,消极应对,他甚至还跟秘书讲“明年换届,我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这样的思想,自然会影响到日常的工作。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但是,他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

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 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为了不再被约谈,冯新柱还虚报脱贫进度,搞月月考核,给每个县排队,让基层干部苦不堪言。

  陕西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一个季度一考核,相当一部分的精力要用来应付省上的考核。脱贫攻坚是一个过程,而且产业发展是一个更长的过程,三个月能做啥。”

  冯新柱不仅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还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 李金鹏:“冯新柱跟这些老板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 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 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片中披露,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面对镜头,冯新柱反思自己从农村走出来,却忘了本:“离开农村时间长了,跟这些富人接触得多了,确实忘本了,找不到感觉了。”

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 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刷白墙”假象脱贫 被中央通报

  《国家监察》第三集中,还回顾了安徽阜阳的“刷白墙”事件。

  “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时任安徽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说。

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 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2018年9月,为整治庄台人居环境,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他们在郜台乡看见了成片簇新整洁的白墙。

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 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 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

  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 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安徽省阜南县委书记 崔黎:“反思反省,确实做错了。刷白墙只是一个符号,它背后隐藏着我们身上存在着这种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老百姓痛点比较多的地方,是我们更要花钱的地方。”

  “刷白墙”事件后,相关责任人受到严肃问责处理。

  一份《监察建议书》直指基层扶贫中的形式主义

  这一集还介绍了一起“填表式帮扶”的典型案例。

  2018年10月9日,甘肃省扶贫办收到了一份《监察建议书》,要求扶贫办关注和整改基层扶贫部门填表负担过重的问题。

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 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甘肃省扶贫办副主任 陈宏利:“反对和预防扶贫领域职务犯罪,我们在这方面打交道多,而这次监察建议书,是说的具体工作,我们就很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