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探索实践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综述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丹2019-12-03 15:04:17
浏览

  助力“中国之治”平安建设迈上新台阶 各地探索实践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综述

  ■ 开栏语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从全局和战略的高度,提出了一系列具有开创性、引领性的社会治理现代化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开辟了马克思主义社会治理理论的新境界,标志着我们党对社会主义社会治理规律的认识实现了新飞跃。

  各地各部门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以政治强引领、以法治强保障、以德治强教化、以自治强活力、以智治强支撑,加快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努力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  

  从今天起,本报开设“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专栏,报道各地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生动实践,敬请关注。

  □ 本报记者 蔡长春 刘子阳

  2018年6月、2019年7月,中央政法委先后两次举办新任地市级党委政法委书记培训班,提出要把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作为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切入点和突破口来抓,发挥“五治”作用,以政治强引领、以法治强保障、以德治强教化、以自治强活力、以智治强支撑,加快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努力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

  顺应时代潮流,焕发生命活力。从现代化大都市浙江杭州全力构建党建领和、社会协和、专业维和、智慧促和、法治守和、文化育和“六和塔”工作体系,到革命老区江西赣州创新完善协同共治、五治融合、信息主导、多元联动、打防并举“六大体系”,一年多来,各地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一系列重要论述,坚决贯彻党中央关于社会治理的新部署新要求,不断提升市域社会治理体系现代化水平。

  今年10月底,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明确提出,加快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这是“市域社会治理”概念首次出现在党的纲领性文件中,

  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成为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的重要方面。

  风好扬帆正当时,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驶入快车道。

  问题导向 破解难题

  城区面积占48.2%,常住人口中87%住在城区,流动人口中97%以上在城区。进入新世纪,杭州城区面积倍增,人口加速向城区集中,县域经济加速向都市经济转型,社会和谐稳定面临新挑战。

  这不仅仅是杭州面临的问题。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城市治理研究所所长吴结兵说,随着我国城市化水平的进一步提升和城市人口的进一步集聚,在城市范围内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的压力日益增加,同时,由于市域面积广、治理水平差异大,在城乡接合部、流动人口管理等方面容易形成社会治理的真空期、断裂带、空白点,社会治理的难度不断增大。

  实践证明,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是破解难题的科学有效路径。

  “市域社会治理做得怎么样,事关顶层设计落实落地,事关市域社会和谐稳定,事关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在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杨凯看来,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抓住了转型时期社会治理的痛点、难点,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亟待研究和探索的重要理论课题和实践命题。

  “相对于以‘县域’为重点的传统社会治理体系而言,以设区的市为单位的社会治理具有更大更明显的优势,特别是资源统筹协调优势、地方立法权优势和科技支撑优势。”吴结兵说。因此,市域社会治理具有鲜明的治理效能导向,通过市域社会治理提升社会治理能力,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说到市域社会治理,实践者体会更深。

  山东省青岛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宋永祥告诉记者,市域社会治理在国家治理体系中具有承上启下的枢纽作用,既事关顶层设计落地落实,又关乎市域和谐稳定,可以说在新时代提出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概念,找准了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切入点和突破口,抓住了实现社会治理现代化的“牛鼻子”。

  赣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陈俭生说,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深刻阐述了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有效推进社会治理的重要理论课题和实践命题,深入贯彻落实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社会治理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具有很强的思想性、战略性、前瞻性、指导性,为赣州下一步做好社会治理创新工作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

  探索创新 生动实践

  2018年6月,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举办,青岛以崭新的面貌迎接八方来客,充分展现了这座海滨城市开放、现代、活力、时尚的风采。此后,青岛市认真贯彻落实“办好一次会,搞活一座城”的重要指示,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努力打造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示范城”。

  宋永祥介绍说,青岛实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工程,既高度组织化,成立平安青岛建设攻势指挥部,建立党委领导、政法委牵头、部门参与、齐抓共管的社会治理组织协调机制;又充分社会化,依托平安志愿者协会、见义勇为基金会等社会组织,统筹社会各方面资源力量参与社会治理,政府出资为居民购买“治安家庭综合险”“治安志愿者意外伤害险”等,打造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一年多来,天津、山东、山西、甘肃、福建厦门、江苏南京、湖北武汉、陕西榆林、云南曲靖等地结合本地实际进行了一系列创新实践探索,努力趟出一条各具特色的现代化市域社会治理之路。

  曾六夺“全国综治工作优秀市”、连续四届荣获全国综治“长安杯”的赣州市,瞄准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持续发力。

  陈俭生以“六大体系”中的协同共治为例说,赣州市将社会治理重点工程纳入政府为民办实事项目清单,对225个综治责任单位实行差异化考核,压实部门行业系统责任;通过创新培育、人才引进、资金支持等激励政策,引导心理健康服务协会、义工联等4400余个社会组织参与基层治理。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江苏南京成立网格学院,对12990个网格中的网格员、社区书记主任等进行系统化培训;甘肃兰州提出“平安建设没有局外人”的思路,严格落实平安建设责任制;山西长治创新“党建+社会治理”模式,发动社会力量共画市域治理的“同心圆”……各地持续夯实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根基。

  市域社会治理离不开现代科技的支撑,一年多来,各地积极发挥“智治”支撑作用,提升市域社会治理动力。

  福建厦门构建了政务资源共享协作平台,以及六个区级共享协作平台,建立了跨部门和跨层次的信息共享、数据同步、业务协作渠道,使各单位的数据资源为城市的统一平台提供服务。山西太原以社区居民生活服务需求为出发点,依托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平台等信息技术,搭建太原市社区公共服务综合信息平台,对原本孤立、分散的社会服务资源进行有效整合。

  一系列高新技术的应用为社会治理插上了“科技的翅膀”。

  成效显现 群众赞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