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日记”里的真心话:真扶贫迟早都会被认可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丹2019-11-11 08:15:27
浏览

  “扶贫日记”说的扶贫真心话

  近来由于工作原因,有幸读到几位扶贫干部的“扶贫日记”。一篇篇看下来,或泪眼婆娑,或欢欣鼓舞,或击掌赞叹……从这些日记里,我仿佛看到了成千上万扶贫干部,白天奔走在扶贫一线,夜晚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住处,面对静谧的山村,心潮澎湃,把所思、所感、所悟、所惑记录下来。用一位扶贫干部的话来说——“为青春而记,为父老而写,为盛世而歌”。

  征得他们同意,在此与您分享这些日记,体味脱贫攻坚背后的苦乐,感受脱贫攻坚路上的酸甜,认识脱贫攻坚事业的伟大。

  “村里的光棍就有七八十”

“扶贫日记”里的真心话:真扶贫迟早都会被认可

杨运大到贫困户家里走访,帮助晒辣椒。时间:2019年10月14日

  昨日凌晨,起床翻开手机,见姚跃勤的微信朋友圈写到“亲爱的宝贝一路走好”。

  我知道是他的爱人走了。好不容易找个老婆,没几年就去世了,真的很遗憾。在这个村,据粗略统计,光棍就有七八十名,作为扶贫干部,深感肩上责任很重。虽说婚姻要讲姻缘,但经济条件肯定是决定性因素。

  记得6月15日姚跃勤就给我打电话,说爱人患病住院,经济上有压力,请帮忙想想办法。由于他爱人户口没有迁入,按政策难以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为了化解这一难题,经多方协调,在6月17日终于把事情办妥,解决了他爱人的就医难题。

  本以为他们会慢慢好起来,一起享受生活,可惜好景不长。

  为了帮助他渡过难关,经请示上级,在资金上给予了一定的支持。今天在丧事现场,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帮忙料理后事的都是乡里乡亲。一个个打了招呼,感觉很亲切,很温暖。互帮互助、邻里和睦的场景,我们扶贫要实现的,不就是这种和睦关系吗?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龙山县茨岩塘镇细车村第一书记杨运大

  “帮他脱掉‘懒汉’这个壳”

“扶贫日记”里的真心话:真扶贫迟早都会被认可

▲朱明星(左一)到贫困户家中交流。时间:2019年7月10日

  大清早,我和队友小易赶到涂家冲老莫家,将老莫的儿子莫小兵堵在家门口。

  莫小兵今年三十七岁,身材短粗结实。我们进来时,他已忙完父子俩的早餐,正准备外出。见我们来了,又是搬凳又是劈西瓜,邀我们落座、寒暄。

  前几天,我偶遇本村退休老支书莫曙光,聊起过莫小兵的种种“劣迹”。但看他今天的表现,给人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

  我“就汤下面”,从他室内的卫生开始谈起。首先,充分肯定他作为一个男子汉,前两个月刚送走母亲,又侍候半身不遂的父亲,家里还算有条不紊。就凭这一点,他比村子里某些好吃懒做的人强多了。

  我故意长时间讲这个话题,有些内容还“添油加醋”,拔高他的“德性”。刚开始,他有些茫然失措。之后,若有所感,舒眉展目起来。再后来,他完全放开了,俨然有了“道德模范”的得意。

  我突然话锋一转,“但是”两字故意提高八度,连举“有人反映你抛下父亲不管不顾,拿着父亲的救命钱去县城玩,父亲有时到了傍晚还吃不上中饭”等“劣迹”。其间,他多次插话都被我拒绝,只准他回答我“是”与“不是”。

  他一对活溜溜的眼珠,在我和小易、他父亲之间巡睃。见我们个个表情严肃,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他怯怯生生回答:“没有”。虽没承认,但他尴尬的神情早已说明了问题。我接过话题,告诉他旁人的议论有真有假,我相信他没说谎,希望他“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他连说感谢我们的帮扶。我顺势发问,我们仅做了这么一点点,他就晓得要感谢。那么,他的父亲养他成人,有多少辛酸苦辣,“该不该感谢、报答呢?”他连连答道:“该!该!”

  于是,我提出四点“君子协议”,考察期三个月。如果他改好了,我们继续下一步帮扶工作,甚至可以帮他解决一些大一点的困难;如果他失信,我们做完“规定动作”就不再理他了。一是照顾好父亲的生活,树立孝子形象;二是搞好房前屋后和室内的环境卫生,注重个人形象;三是在村内找一份工作,脱掉“懒汉”这个壳,重塑新的形象;四是时机成熟时去人民医院割掉右手拇指旁衍生的“第六指”,找个老婆过日子。他听了,连声呼“好”!

  我上车调头时,小易还在指导他摆弄庭前的杂物。车行远了,从反光镜里,我看到他仍在继续干着小易安排的工作。

  我边开车边和小易交流——像莫小兵这样的懒汉,一次两次谈话的效果很难说,需要不断跟踪,要有长期“交锋”的准备。

  ——湖南省桃江县桃花江镇大华村的驻村工作队队长兼村总支第一支书朱明星

  “连男干部都快熬不住了”

“扶贫日记”里的真心话:真扶贫迟早都会被认可

▲邓文慧(左一)帮贫困户收蜂蜜。时间:2017年5月27日

  端午节前一天,在沩山乡政府食堂就餐。两个乡干部,一男一女,加我,三人聊了起来。

  男干部说:怎么办?我老婆讲,日子过不下去了,干脆各过各的,两个崽,一人带一个算哒!

  我听着,无语,心明,苦笑。毕竟在乡镇待过多年,基层工作的情况和基层干部的心态,我是懂的。但在外界,有多少人能懂,那我也不知道了。

  女干部转过头来,对我说:从去年7月份到现在,从来没有休过节假日和周末,回家就像住旅店。

  男干部接着说:快熬不住了!

  我安慰他们再坚持。

  20年前,我也是乡镇干部,待遇低,条件艰苦,过节加班是常有之事,乡镇似家,家似客。20年过去,该多关心关心基层干部了。

  时间:2017年9月4日

  来沩山后,习惯回城时顺便买点菜、带点水。上周五,我照旧去镇上买菜。走到有几个南瓜的菜摊时,摊主不在。旁边一个女摊主主动吆喝:“你买南瓜?你到对面那里去买咯。”她是我们沩水源村高平文的老婆王凤春。

  我正想打听一下她家的近况,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王凤春大声向对面女摊主说:“喂!他是我家恩人呢,卖南瓜给他优惠点。”女摊主笑着答应,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转身回来,我又买了王凤春的两个丝瓜,几个茄子。末了,她还送了我一把小菜,说是自己家种的,放心吃,满脸笑呵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