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今晚紧急开会,这是个重要原因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丹2020-03-26 23:06:49
浏览

  疫情愈演愈烈,全球经济面临负增长,这让G20领导人必须再一次站在一起。

当地时间3月21日零时起,加拿大与美国之间的边境线开始有限度“封关”。/p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当地时间3月21日零时起,加拿大与美国之间的边境线开始有限度“封关”。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2008年金融危机将重演?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日前称,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经济已经并将继续受到严重影响。2020年全球经济将陷入负增长,衰退程度至少与2008年金融危机时相当,甚至更加严重。

  国际金融协会曾于本月初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从去年10月份预测的2.6%下调至1.6%,上周进一步下调至0.4%。本周,该协会再次下调增速预期,认为今年全球经济将进入负增长,增速降为-1.5%。其中,发达经济体增速为-3.3%,新兴经济体仅增长1.1%。

  报告预计,今年全年美国、欧元区、日本经济也将进入负增长:美国经济增速为-2.8%,欧元区为-4.7%,日本为-2.6%。阿根廷、巴西、墨西哥、俄罗斯、南非等新兴经济体也将陷入衰退。

  标准普尔公司专家的估计也差不多。该公司预测,2020年世界经济可能进入衰退期。同时,经济下滑首先可能波及欧盟国家。

  该公司的研究报告说:“病毒还在继续扩散,越来越多的欧元区居民被完全或部分隔离。目前,旅游和投资领域受影响最大。我们预计欧元区经济今年将下降0.5%至1%。”

  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冲击是通过同时影响需求和供给来实现的。

  为遏制疫情扩散,全球已至少有50个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对航班、列车、船舶实施限制,越来越多国家开始“封城”甚至“封国”。对人流、物流的限制,不仅导致企业相继停工停产,严重冲击全球供应链、产业链,餐饮、旅游等服务业也因消费需求被抑制受到重创。

  联合国贸发会议在最新版《投资趋势监测报告》中称,疫情将严重冲击疫情国外国直接投资(FDI),并打击总需求和供应链,对全球经济产生负面外溢影响。报告预计,若疫情可在上半年得到控制,2020年全球FDI总额将萎缩5%;若今年年内疫情无法得到控制,2020年全球FDI总额将萎缩15%。

  不过,也有机构和研究者相对乐观,认为世界经济还不至于落到负增长的地步。

  经合组织(OECD)3月2日发布报告,认为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可能降至2.4%。其中,美国经济增速将为1.9%,较此前预期下调0.1个百分点;欧元区增速为0.8%,下调0.3个百分点;日本经济增速为0.2%,下调0.4个百分点。

  OECD称,如果疫情持续时间更长,并在整个亚太、欧洲和北美广泛传播,世界经济增速可能会进一步降至1.5%。

  三大评级机构之一惠誉认为,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将降至1.3%。若G7国家采取更严厉的封锁措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经济增速或再下台阶。

  经济能否呈V型走势?

  康奈尔大学经济学家普拉萨德表示,此次疫情暴发的时机“尤其不幸”。

  耶鲁大学教授史蒂芬·罗奇撰文指出,2019年全球总产出仅增长2.9%,不仅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增速,也仅仅比通常标志着全球经济衰退的2.5%阈值高出0.4个百分点。

  此外,大多数主要经济体2019年脆弱性都有所上升,这使得2020年经济前景更加不明朗。

  疫情此时暴发,无疑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在罗奇看来,2003年非典疫情对当时的中国和世界而言只是“小菜一碟”,然而眼下状况已今非昔比。新冠肺炎疫情袭来时全球经济比2003年脆弱得多,因此非典疫情后经济V型复苏轨迹将难以复制,特别是在美国、日本和欧盟刺激经济的“弹药”已经很少的情况下。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课题组预测,即使全球疫情能在未来3-4个月内得到有效控制,世界经济也很难快速恢复元气,复苏期可能需要1-3年。如果疫苗短期内无法研制成功,病毒又没有随着气温升高活性和毒力降低,西方国家金融市场很可能在恐慌情绪和流动性危机下陷入“超级萧条”。

  不过也有研究者认为,V型反弹还是有希望的。

  彭文生表示,疫情的冲击是短暂的,恐慌情绪越强,社交隔离就越严厉,对经济的冲击就越大,但同时疫情得到控制的速度也会越快。也就是说,疫情对经济的冲击越大,其影响的时间就越短。

  惠誉也认为,若有关措施可在上半年内控制疫情传播,全球经济有望在下半年实现V型反弹。

  全球经济保卫战拉开大幕

  实际上,疫情并不是导致全球经济陷入困境的唯一原因。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认为,全球经济内生性问题已“积重难返”。贫富差距问题在过去10年中持续恶化,政策刺激虽然间断性地改善了全球经济,但中低收入阶层并没有从经济复苏中获得实质性好处。

  章俊表示,经济和政治层面的负面循环会导致当下和未来全球经济所处的大环境和2008年之前有很大的不同,这使得全球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更为复杂,而这种不确定性不是单纯的货币政策刺激所能消除的。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可能使这些长期以来潜藏的“痼疾”和“内伤”集中发作。

  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姜超认为,随着疫情日益严峻,三个领域债务危机爆发的风险将逐渐上升:一是美国企业债务;二是欧元区政府和企业债务,希腊、意大利、葡萄牙、比利时、法国和西班牙政府债务率都超过100%;三是部分新兴市场的债务。按外债和外汇储备的比值算,阿根廷、匈牙利和智利均超过5倍,土耳其、印尼和南非均超过3倍,这些国家的外债偿债风险值得高度关注。

  不过好消息是,为了拯救经济,主要经济体已准备再次携手。

  G7财长发表联合声明称,将“不惜一切代价”恢复信心和经济增长,保护就业、金融系统韧性以及企业。

  G20也将以视频形式召开领导人特别峰会。除了G20成员国领导人以外,西班牙、约旦、新加坡和瑞士等国领导人将受邀出席。

  此外,东南亚国家联盟、非洲联盟、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等区域组织的代表,以及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的领导人也将出席此次峰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