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退潮之后暴风陨落 第二个“乐视”?

来源:中新网 编辑:李 丹2019-09-12 12:47:17
浏览

  这被业界称为第二个“乐视”,崛起时倏忽,崩塌也是如乐视一样神速

  资本退潮之后暴风陨落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赵一苇

  发于2019.9.16总第916期《中国新闻周刊》

 

  “A股给了暴风足够的资本,这是我们手里的核武器。”上市不足两个月,暴风集团CEO冯鑫已深深体会到了资本的力量。

  这是在2015年5月,上市仅55天的暴风集团经历了36个涨停,创下A股纪录。一家依靠小型播放器起家的公司,在上市后迅速暴涨为市值超300亿元的互联网牛股,冯鑫将原因归为“广泛的群众基础”。一片飘红下,自认手握“核武器”的冯鑫信心满满地宣布,暴风将从一家网络视频企业全面转型成为DT(DataTechnology)时代的互联网娱乐平台。

  眼看他起高楼。上市四年间,暴风集团从单一的播放器业务一路扩张,先后进入VR、TV、影业、体育等行业,成立暴风魔镜、暴风TV、暴风影业、暴风体育等业务模块。巅峰时期,暴风集团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冯鑫的个人账面身家超过百亿元。2015年,公司净利润为1.73亿元。

  可好景不长。暴风的摊子越铺越大,死死钳住了盈利的步伐。此后2016年、2017年暴风集团净利润迅速下滑至0.53亿元、0.55亿元。2018年情况再急转直下,集团年亏损近11亿元。

  到2019年上半年,已亏损2.64亿元且净资产为负的暴风,正面临暂停上市的风险。截至9月9日,暴风集团较4年前高位缩水幅度已超过95%,市值仅剩16.6亿元。

  9月2日,冯鑫被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批准逮捕。正式批捕之前,冯鑫已在7月29日起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最近一个多月里,狱中的冯鑫仍然在对暴风集团事项进行决策、履职。

  “如今,暴风集团几乎没有回天之力了。”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云奎对这家曾经缔造了中国股市涨停板神话的公司早有关注,他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从2019年上半年财报来看,暴风集团营收低迷,主营业务已经失去造血能力,加之净资产为负,退市只是时间问题。

  冯鑫被捕前的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6月5日,是发布新款播放器“暴16”。从巅峰跌落谷底后,他重新将希望寄予小型播放器——这个支撑暴风发家又曾一度被边缘化的产品。而微博评论区,人们并不关心播放器的好坏,他们只想知道,暴风这只互联网牛股为什么垮了,自己被套牢的股票何时才能回血。

  恶炒的巅峰

  冯鑫一手创立的暴风集团,曾书写了一个A股市场的互联网神话。

  1972年出生的冯鑫是个互联网行业的老兵。他曾与雷军一起在金山共事,在金山做到了事业部副总经理的职位,老金山人对他的评价是“韧,聪慧,江湖义气”。2004年,他受时任雅虎中国总裁的周鸿祎所邀,去雅虎中国工作了一年多。

  2005年,冯鑫决定创业做视频软件。他自己掏钱成立了两家公司,一个是做播放器的酷热影音,一个是做插件的公司。两年后,冯鑫借投资人蔡文胜之手,收购了在当时已风靡全国却赚不了什么钱的免费软件——暴风影音,并与酷热影音进行整合,组建了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此后,通过“免费软件+贴片广告”的模式,暴风科技的收入在2014年已做到3.86亿元。

  “这种‘免费+广告’的商业模式,曾经一度是互联网时代的经典模式。”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云奎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根据公司上市前的2014年度财报:销售收入总额为3.86亿元,其中广告业务收入3.43亿元,占销售总额的89%,“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暴风可以被定义为是一家广告公司。”

  2015年3月24日,暴风科技更名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登陆A股创业板,最初发行价为7.24元,成为国内第一家从VIE结构回归A股的互联网公司。冯鑫慷慨、重义气的风格也体现在暴风的股权结构上:暴风上市时发起人有27位,投资人众多,上市后,冯鑫的占股比例只有25%。

  刚上市的2015年即是暴风集团的高光时刻。从上市第一天起,暴风集团连续拉了29个涨停板,创下40天内收获36个涨停板的A股市场纪录。2015年5月末,暴风股价飙升到327.01元,涨了44倍,被市场称为“妖股”。

  冯鑫不喜欢“妖股”这个词,“但也没有其他的词来形容现状”。这一年里,暴风的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冯鑫的个人身家也一度突破百亿元。对比之下,当时中国知名互联网公司迅雷的市值仅7.29亿美元,视频业龙头优酷土豆总市值仅38亿美元,暴风的市值似乎已跻身一流互联网公司行列。

  暴风的市场表现远超冯鑫的预期,但他依然乐观地将原因总结为“广泛的群众基础”。

  但在薛云奎看来,此时的暴风已经累积了巨大的泡沫。“从销售规模来说,3.86亿元的年度销售收入无论如何也无法支撑起高达三百多亿的市值。泡沫破灭只是迟早的事。”

  上市四年间,暴风集团曾多次得到券商研报的强烈推荐,越来越多的散户入场,股东的“群众基础”逐渐扩大。如今,暴风集团的持有人近七万户,但并没有机构投资者持股数据,这也就意味着,持有者几乎都为散户投资者。

  “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恶意炒作。”回顾暴风的股价巅峰,薛云奎直言,“股价的恶意飙升扰乱了决策层对公司真实状况的判断,也给暴风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接触过冯鑫的人,大多评价他是一个沉稳但有野心的人。在资本的裹挟下,冯鑫的野心直接反映在暴风上市后一系列冒进的决策路线上。

  上市不久,冯鑫做出一个关乎暴风未来命运的一个决策——转型做DT(DataTechnology)时代的互联网娱乐平台。

  按照冯鑫的描述,未来5~10年,暴风要做的就是DT大娱乐,把过去单一视频服务和传统娱乐的以“我”为中心变成以“你”为中心,“自我”变成“利他”,所有的产品、服务和商业模型,都以用户大数据和用户画像为中心。

  2015年4月,暴风宣布对VR业务板块暴风魔镜增资扩股;7月,暴风TV成立;此后,暴风还拟以31.05亿元,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甘普科技100%股权、稻草熊影业60%股权、立动科技100%股权以进行扩张;2016年6月,暴风体育成立。同样在6月,暴风将证券简称由“暴风科技”变更为“暴风集团”,“大暴风”的野心跃于纸上。

  “做生态圈的大方向没错,但暴风的基础薄弱,激进的转型必然会带来灾难。”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核心价值来看,暴风赖以生存的播放器可以视作商业延伸的入口,但这在互联网广告市场里仍处于末流产品,天花板非常低,“冯鑫并不满足于这样的状态,暴风影音广泛的装机量和资本市场的热炒,让他觉得他能做更大的事情。”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在薛云奎看来,轻视了核心业务的暴风如同失去了主心骨,“播放器就是暴风的核心产品,没有这个核心的‘一’,谈何互联网生态的‘万物’?”

  押错宝

  随着“DT大娱乐”的摊子逐渐铺开,暴风的营销投入成倍速增长,盈利能力却断崖式下跌,暴风很快尝到了资金吃紧的滋味。